加快煤电联营或可化解煤电矛盾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8 12:48

  煤电联营无疑将使煤炭、电力上下游企业发挥产业链协同效应,有利于形成长期稳定的煤炭供应关系,缓解煤电矛盾,促进煤电企业协调有序发展。

  锐观察

  夏金彪

  临近春节,正值迎峰度冬的关键时间点,燃煤供暖需求有增无减,局部电煤供应压力增大,供需日趋紧张,煤电博弈再次显现。近日,四大发电集团联名“上书”国家发改委,恳请国家发改委从资源与运力两方面大力协调和给予支持,尽快采取措施对煤价进行调控,让煤价整体回归绿色区间。

  据媒体报道,“上书”的四大发电集团是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和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四大发电集团提交了《关于当前电煤保供形势严峻的紧急报告》(下称《紧急报告》)。

  《紧急报告》称,由于供暖耗煤增加、岁末年初煤炭产量下滑、春运铁路运力影响等因素,煤炭供给严重不足、燃煤电厂面临全国性大范围保供风险。截至1月18日,全国统调电厂库存9924万吨,已低于去年1月库存241万吨(去年1月底处于春节假期),到春节前库存将下降至9000万吨左右。

  供需紧张也令煤价居高不下。目前环渤海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价格已上涨至740元/吨左右,比2017年年初水平上涨了130元/吨。而2016年底国家发改委、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联合签署的《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中明确规定,动力煤价格的绿色区间为500元/吨至570元/吨。

  由于政府对于电量计划与上网价格具有较严格的监管机制,发电企业没有自主调节价格的权力,而煤炭卖方处于产业链的上游,具有自行调节煤炭价格的权力,导致“市场煤、计划电”的矛盾一直不断。发电企业常常“上书”相关政府部门,希望政府伸出援助之手进行干预。

  此次四大发电集团“上书”的《紧急报告》恳请国家发改委从三方面入手大力协调:一是加强部际协调及地方政府协调,从保民生角度安排煤炭企业在春节前开足马力生产保供应,同时建议继续发挥进口煤的补充作用、加大铁路协调力度等;二是恳请发改委尽快调控煤价,让煤价回归绿色区间,缓解发电企业经营困境;三是协调铁总公司尽早终止部分铁路局煤炭运费涨价行为。

  值得指出的是,由原国电集团与神华集团重组形成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并未参与此次“上书”。去年11月20日,原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宣布正式重组,成立了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二者合并涉及资产超过1.8万亿元,由此成为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火力发电生产、可再生能源发电生产和煤制油、煤化工公司。这次重组号称是煤电联营的典范。目前,国家能源投资集团的煤炭产量和火电装机量分别可达4.8亿吨和1.67亿千瓦,居发电集团之首。

  事实上,我国一直鼓励煤电联营。早在2016年4月,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关于发展煤电联营的指导意见》指出,煤电联营是煤炭和电力生产企业以资本为纽带,通过资本融合、兼并重组、相互参股、战略合作、长期稳定协议、资产联营和一体化项目等方式,将煤炭、电力上下游产业有机融合的能源企业发展模式,煤电一体化是煤矿和电厂共属同一主体的煤电联营形式。

  去年7月多部委发布了《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的意见》,鼓励煤炭、电力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积极发挥产业链协同效应,以加强煤炭、电力企业中长期合作,稳定煤炭市场价格,缓解煤电矛盾。

  煤电联营无疑将使煤炭、电力上下游企业发挥产业链协同效应,有利于形成长期稳定的煤炭供应关系,缓解煤电矛盾,促进煤电企业协调有序发展。可以预见,在原国电集团与神华集团重组带来的煤电联营示范效应的带动下,煤电联营的实施将进一步提速,有助于有效化解煤电矛盾。

  需要指出的是,煤电联营容易形成一体化的大型企业,具有垄断优势,为了防止煤电一体化企业通过减少电力供给而变相提高电力上网价格,还应采用相应的措施,比如,针对煤电一体化集团设置收益率、价格上限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